刺激 与丈夫前妻的婚姻暗战-广州企业EAP|广州心理咨询机构|广州心理咨询中心|广州心理医生|广州心灵之旅心理咨询
推荐了解: 广州心理咨询 |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心理咨询 » 婚姻情感

刺激 与丈夫前妻的婚姻暗战

添加时间:2010-06-30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点击数:

  “要么我们离婚,要么你和我一起离开这个城市!”我不听袁石哆嗦,斩钉截铁地发出最后通牒。

  “我们生活得好好的,离什么婚啊……”袁石可怜巴巴地看着我。

  我并不想真正放弃自己的婚姻,又何尝不知道两个三十多岁的人在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生活的艰难,可是,这个城市只要有白玲珑存在,就不能有我们的婚姻。

  请和我前夫恋爱吧

  我经朋友介绍进了现在这家床上用品公司做设计,顶头上司就是白玲珑。白玲珑特别开朗,有一种男子的豪爽,在她手下工作很舒服。

  四个月后的一天,白玲珑突然找我喝茶。我以为自己工作出了差错,没想到她要为我介绍对象。她掏出一张照片递到我面前:“袁石,三十五岁,设备工程师,有房有车,无小孩……”照片上的男子戴着眼镜,清秀斯文,对于我这个二十九岁的大龄女,是相当不错的婚姻对象。可是,白玲珑怎么突然想到要为我做媒?我笑着说:“条件这么好我可配不上,配你还差不多。”我知道白玲珑三年前离了婚,一直单身。

  白玲珑长叹一声说:“跟你说实话,他是我前夫!”

  我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:前妻为前夫介绍对象,如此坦然,如此热情,真是少见

  我傻笑着不说话,白玲珑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:“你想说既然这男人这么好,我怎么还和他离婚?错在我。我去香港学习,爱上了别人,回来坚决和他离婚,他不同意,说那男人骗我,不会对我付出真感情。那个时候我哪听得进去?坚决和他离了。结果让他说中了,鸡飞蛋打,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。”

  故事有些沉重,我沉默一会儿说:“你们可以复婚啊。”白玲珑一摆手:“他倒是说过这个意思,可是让我带着罪恶感和他生活,只能弄得更糟。因为觉得对不起他,所以特别希望他以后幸福。”

  “所以,你四处帮他找女朋友?”

  “何止是找,是千挑万选。对他有意的女人很多,可我觉得都配不上他。你人品好,性格温和,不张扬,正是适合袁石的人。”她说。

  白玲珑的好话听着确实舒服。不过,和自己上司的前夫谈恋爱,这实在让人不能接受。

  白玲珑再次看透我的心思:“我就要调到另一个部门了,我们将不再是上下级关系。这里的同事也不知道袁石曾是我老公。”

  千万不要犯我的错误

  虽然有些别扭,可在白玲珑的一再催促下,还是和袁石见了面。见面感觉挺好。我想,如果他不是白玲珑的前夫,我的感觉会更好。

  此后,除了见面,袁石每天都给我打电话、发短信,体贴温柔,又不失分寸,我心里的那点儿疙瘩在他的一个个电话中变淡。既然喜欢他,就不要顾虑太多,我和袁石开始了正式交往。

  再成熟的男女,恋爱时总会有闹别扭的时候,而白玲珑成了我们的救火员。我和袁石的爱情小苗在白玲珑的呵护下成长起来,半年后,我和袁石结了婚。

  蜜月旅行,我们去青岛。起初我和袁石还玩得很高兴,从第三天起,我和他就不断接到白玲珑的电话与短信。叮嘱我们要抹足防晒霜,注意昼夜温差。她甚至告诉我:

  “袁石吃鱼卡住过,弄好了再给他吃。”我把这条短信给袁石看,说:“我怎么觉得她不是你前妻,而是你妈。”袁石摇买苦笑:“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变得这么细心了。”想来想去,估计白玲珑还是对自己的出轨感到愧疚,所以才想弥补吧。

  蜜月旅行回来后,得知白玲珑果然官升一级,调去别的部门,我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可是,这口气出得太早了些。白玲珑不在公司和我见面,却隔三差五来我们家。有时提着水果,有时拿来一叠购物券,还有一次提着电磁炉,说是部门里发的,她一个人吃不完用不完,不如给我们拿来。碰上晚饭时间,就坐下来吃饭。

  我觉得自家的餐桌真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一张餐桌。男人的前妻面对他的现任妻子,时不时回忆她和这个男人的幸福与痛苦,指点现任妻子应该如何和男人相处。我尴尬异常,却只能保持礼貌,微笑倾听。而袁石这个傻子,却常和白玲珑在餐桌上争论:这件事不是你说的那样……那回是你想偏了……我除了当他们回忆录的听众,还不得不一次次回应白玲珑的忏悔:“长苹啊,你看这就是我做得不对的地方,你千万不要和我犯同样的错误……”

  我对她的频繁来访有了怨言,对袁石说,能不能提醒一下白玲珑别来我们家了。袁石叹口气:“你没感觉到她现在特别孤独?她是羡慕我们的生活啊。…‘羡慕也不能天天参与我们的生活啊。”“总得让她适应一下嘛,她一个人也挺可怜的。”“离婚三年了,还没适应?”“即使离婚了,她也一直挺照顾我啊。”

  我这才知道,袁石这三年的生活一直由白玲珑打理着。虽然袁石一再否认,可我怀疑,我们谈情说爱时他发给我的短信,请我吃饭时定下的餐厅,甚至买的玫瑰都有可能是白玲珑包办的

  更让我不可忍受的是,白玲珑不但会在我们偶尔口角时继续当消防员,还时不时给我发短信,告诉我袁石的发质适合什么样的洗发水,袁石内衣要什么牌子的,多大号码……我猜接下来她会指导我们的房事了。

  冷静一想,不是我们的婚姻本身出了问题,而是婚姻的外围环境有问题。必须向白玲珑表明我们的态度:我们的生活属于自己,即使你是个天使般的前妻也不能参与进来!

  请离我们的婚姻远一点

  依我的性格,不敢直接向白玲珑挑明,那就用行动来表明吧。

  我们婚后住在袁石和白玲珑曾住过的那套房子里,只是换了小部分家具,现在我决心重新装修。袁石非常赞同,说早就觉得住旧房子委屈了我,他自己也住烦了。我请设计师重新设计,袁石也参与其中,说以前装修时什么都是白玲珑说了算,现在他要做回主。

  装修队开进家,我和袁石租了套房子住。下班后他来接我,一起去外面吃饭,逛街,找回了谈恋爱的感觉。期间白玲珑发过短信,也打来电话,我都没回,我想,这样的态度她应该明白些什么了吧

  房子装修好,家具换掉,我和袁石感觉开始了新生活。

  可白玲珑再一次不请自来。她笑着说,简直认不出这房子了。我看出她的失落,可我不想安慰她,我甚至说,没有哪个女人愿意生活在另一个女人曾生活过的场景里,即使我对你怀有感激之心,还是不能。

  白玲珑有些尴尬。她可能这才第一次发现,她不是我们生活的导演,而是一个局外人。

  白玲珑很久没再上我们家,也不再发短信给我。我以为,她就此退出我们的生活。我甚至觉得自己话说得重了些,毕竟伤害一个人让自己也不舒服。

  但我没想到,白玲珑是如此坚韧的一个人。

  袁石表弟说资金周转不开,想借两万块钱。我们刚装修了房子,手头也紧:况且这个表弟做生意东一榔头西一棒,很不让人放心,我便没借给他。不知怎么白玲珑知道了这事,很爽快地将钱借给他。表弟便在亲戚中散布说:新表嫂小气,哪有前表嫂大方

  我非常生气,这白玲珑做好人也做得太出格了吧。袁石劝我,既然是借钱,她愿意借就让她借,那是他俩的事。

  不久,袁石的妈妈来我们这儿小住。她来不久,我出差了。愧疚没好好陪她老人家,回来时买了好多东西,到家一看,老人不在。打电话问袁石,他吞吞吐吐地说,妈被白玲珑接过去了!说是老人一个人在家,生活不方便,她恰逢休假,正好陪老人……

  我让袁石立刻将妈请回来,说:“如果妈真的需要人陪,我完全可以把任务推掉,可你和妈都没这个意思啊。让妈住到她那里去,你想想,别人会怎么看我们?”袁石这才明白这件事对我的伤害有多大,说自己只是想着妈有人陪,她俩以前关系就不错,这次白玲珑又一再要求,妈才过去的。

  白玲珑一定把老人家照顾得相当好,因为老太太虽然一再在我面前掩饰,还是忍不住说了句:“不知道是袁石没福气,还是我没福气,两个好好的人怎么就离了呢……”

  忍耐着等到送走老太太,我终于爆发了。我找到白玲珑大吵一架,说,别拿你的愧疚做挡箭牌,你想和袁石复婚就明说,不必做出这些事来向我挑战。白玲珑没见过我发这么大的脾气,结结巴巴地说,自己没别的意思,只是想尽努力让我们幸福,不要重蹈她的覆辙…一我说:“我和袁石的婚姻不需要保镖,对与错我们自己承担。请记住,你只是他的前妻!”

  我丢下脸色惨白的白玲珑回了家,对袁石说,要么离婚要么离开这里。

  袁石两样都不想选择,我其实也不能做出最后的决定。虽然白玲珑再没上门,可我们的生活变得毫无生机,坐在家里也总担心敲门声猛然响起。

  两个月后的一天,突然接到白玲珑的短信:我调到总部,离开这里了,祝你们幸福。

  我和袁石对视一眼,什么话也没说。我们的心情是相同的,有如释重负,也有深深的愧疚。白玲珑说是工作需要调离,但何尝不是因为我们而主动离开?为了自己的幸福,我们把别人赶出了她热爱的城市。这事难道就没有别的解决办法?现在才想这个问题,已经晚了。

  两年后的一天,我抱着女儿在广场上晒太阳,收到一条短信:我是傻了疯了,这么优秀的人做你们的保镖,真是资源浪费!我结婚了,这个男人比袁石优秀一百倍

  没署名,但我知道是谁发的。我脸上泛起笑容,眼眶却有些潮,发短信给她:祝你幸福!有空回来到家里坐坐。

  现在想来,她所做的一切,可能是因为孤独,因为愧疚,也有可能是羡慕与嫉妒。我当时只一心护卫自己的婚姻,并没认真体察她的心情,更没真正和她沟通过。我们的交恶,有她的错,也有我的错。若能与她再相见,我一定和她交流一下这方面的心得……

(实习编辑:张曼)

责任编辑:广州心理咨询
此文标签

返回头部

  • 广东省社会医学研究会理事单位
  • 广东省十大心理咨询机构
  • 广东省知名企业EAP服务商

总部地址:广州市五羊新城寺右二横路金霞大厦9楼    分部地址:广州市新港东路234号海港花园商铺养心堂

互动条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